新生代农民工如何在城市中“找组织”

2014年12月6日下午,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联合发布了“新生代农民工组织化趋势研究”课题报告,该报告对新生代农民工“找组织”的趋势进行了分析,并提出应对倡议。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全国农民工数量持续增长,2013年总量已达2.6亿人,但直至2005年,农民工群体基本没有工会组织、难以获得相应的权益保障,因薪资福利、工伤保险引起等的维权行为越来越多。而80后、90后“新生代农民工”相对老一辈而言,更加渴望融入城市社会,对“抱团取暖”的组织化诉求更为强烈。

对薪资福利不满,农民工如何集体争取?2010年,广东某汽车制造公司数百名员工因对薪资不满而罢工,而原来的基层工会未能代表职工向资方争取权益,工人要求重组工会。经民主选举,工会重新组建并成功主导了与资方的集体协商。农民工受了工伤、遭遇欠薪该怎么办?创建于1998年的广州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被称为“国内第一个劳工NGO”,专门为遭遇工伤、欠薪的农民工提供法律服务,十几年来尽管举步维艰,但如今同道者日多。类似的劳工NGO已成为华南地区特有的现象。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和中国青基会组成的课题组在深圳、广州、北京、大连、佛山、郑州等地进行田野调查,对“劳工NGO”、“工会组织”、“非正式群体”等三类相关组织进行研究。其中,“劳工NGO”近年来不仅和劳工维权律师事务所一起积极推动农民工集体维权,建立工伤探访网络,还提供建立夜校、举办晚会、放映电影等社区服务。这些活动拓展了农民工的视野,起到了启蒙工人意识、培育工人领袖、推动工人团结等作用。而一些“非正式群体”比如“帮派”,也是农民工集体抗议和日常抵抗最为重要的资源,是农民工“抱团取暖”、寻求在城市生存发展的重要组织,但“帮派”也有可能成为权力和资本控制农民工、破坏农民工团结的力量。

调查发现,近年来,新生代农民工群体的组织化趋势呈如下重要转向

 

1、农民工组织化诉求日益增强。

2、农民工组织化的渠道正在发生转变。

3、农民工诉求的转变和集体抗议行动的增加,也推动了企业工会和劳工NGO等正式组织的转变。

4、农民工中的积极分子、劳工NGO、律师、学者、高校学生等社会力量之间正在初步形成跨阶级的团结网络。

报告发现,新生代农民工组织化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趋势。因此,课题组向企业和政府提出了几点倡议

  1. 农民工的组织化诉求应该得到尊重,只能引导,不可压制,否则只能进一步激化劳工政治。

  2. 一些地方工会近年来的改革举措值得肯定,应加以推广。

  3. 工会应与劳工NGO联袂共进,加强分工与合作,共同推进劳工处境的改善。

  4. 合理利用和引导非正式组织资源。

  5. 尽快建立完善保护和吸纳农民工代表的相关机制。

报告认为,唯有承认、尊重并积极引导新生代农民工的这一组织化趋势,才能真正维护劳工权益,逐步化解劳资冲突,实现以多元主体参与社会治理,疏通利益表达渠道,推动新型城镇化,最终实现社会发展和国家的长治久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