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行业价值链,有大问题!

公益行业价值链不健全?

公益行业是一条巨大的价值链。其内部具备金融、实业、咨询、研发这四大中心。它们对应四类主体:基金会、民间非营利组织、咨询机构、研究机构。这四大中心理论上应该紧密合作,确保公益行业整条价值链的最终实现。

那么,在现实中,我国的各类公益机构是否发挥了上述职能呢?

1.公益行业——一条巨型价值链

 

“价值链”这一概念由美国学者迈克尔•波特提出。他认为企业的全部生产活动,包括设计、生产、销售、发送等,都在为企业创造价值作出贡献。这些活动集合在一起,就是一条价值链。所以,企业间是整条价值链间的竞争,而不是单个环节间的竞争。

笔者赞同波特的观点,并且认为,价值链并不仅限于单个企业,也可以放大到整个行业。从宏观的角度来看,行业同样是一个巨大的价值链,其中每个主体都在为该行业最终的价值产出作出贡献。虽然在行业价值链中存在着同类主体间的竞争,但是,作为主流的,还是不同类别主体间的相互合作以为整条价值链的最终实现贡献力量。

2.公益价值链有四大关键中心

 

价值链需要具备多个中心,在中心内部构成竞争管理,而在中心之间则构成合作关系。在经济领域,我们能够很轻松地找到四大中心:金融、实业、咨询、研发。

那么,这四大关键词分别具体指代哪些领域呢?

  • “金融”:指的是提供资金流的支持,实现资金的高效流动,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发动机

  • “实业”:指的是提供终端产品,是实体经济的最终成果;

  • “研发”:指的是智力支持,为实体经济的发展指明方向,以及供应高新技术,为实体经济提供持续动力;

  • “咨询”:含义为品牌、人力资源等方面的产品,促进实体经济的高速发展,是实体经济的润滑剂。

这四大方面中的每一个都构成一大中心,每一个中心都有无数的机构投身其中,形成这个中心的原子。由此,这四大方面构成了经济价值链的多个中心,在每个环节都能推动经济领域一路高歌猛进。

公益行业也是一条巨大的价值链。而且,与经济产业不同的是,公益行业更注重的是社会价值的产出,所以行业内的合作氛围比经济领域应该更和谐。这也就是说,公益行业更贴合价值链的定义不过,与经济领域一样,公益行业内部同样具备金融、实业、咨询、研发这四大中心。它们对应四类主体:基金会、民间非营利组织、 咨询机构、研究机构。这四大中心应该紧密合作,确保了整条价值链的最终实现。

3.公益行业价值链·效能失调

 

上面的陈述相对来说是比较概括、比较原则,有些理想化的。那么,在现实中,我国的各类公益机构是否发挥了上述职能呢?通过长年的跟踪研究,我不得不遗憾地说,结论是否定的:

第一,各类基金会的定位严重偏移,承担的职能其实是“实业”,而不是“金融”。绝大多数基金会都未能成为“管道”,未能承担起“聚财、生财、散财”的职能,而是跑去和民间非营利组织“戗行”,开展各类公益项目,仿佛自己就是一家硕大无比的民非组织。所以,目前大多数国内基金会最擅长的并不是品牌管理和筹资,也不是资产管理,而是执行各类公益项目。

第二,为数众多的民间非营利组织虽然承担了“实业”职能,却不足以撑起整个中心。我国的民非组织受到多面的夹击,加上自身实力弱小、能力不足,因此根本无法单独撑起一个中心。再加上这些非营利组织的项目大都集中在在一两个具体的领域(例如教育、济贫等),而对为数众多的其他领域视而不见。这些空缺成为公益行业的市场盲点,引来了数量众多的商业机构。这种越俎代庖的情况在国内十分常见。

第三,“咨询”职能几乎完全空缺。受到市场空间的影响,我国的公益咨询机构连生存下去都存在困难,更别提发展壮大了。由此,这个中心也就难以放量增长,而只能等待其他中心先行做大。

第四,“研发”职能完全偏移,因为现有的研究机构大都是政府的帮佣,而不是市场的弄潮儿。我国公益研究机构大都是体制内的机构,它们虽然也有市场化的冲动,但受到自身身份和市场空间等多方面的影响,几乎一边倒地跑去承接政府的各类项目。由此,其研究成果只能供政府参考,而与市场实际需求完全绝缘。自然,在这种情况下,它们也不足以撑起“研发”这一中心。

4.结论:健全价值链是公益行业大势所趋

 

综上我们可以看到,我国的公益价值链几乎完全坍塌。在整个价值链中,任何一个中心都没有构建起来,更别提四大中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很难想象公益行业在社会上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其自身的病态状况,导致其难以应对社会的各种现实需求,结果只能是,各类社会问题被搁置,或者由政府包揽下来。换句话说就是,公益行业没有发挥其应有的功能,在社会上其自身就是一个弱势的存在,就更别提帮助弱势群体、服务社会大众了。

随着公益行业的不断发展壮大,行业产业链构建是必然趋势。我们在推动行业转型时,必须多点开花、齐头并进,而不能专宠一方,导致行业价值链的缺失。否则,从世界上的成熟经验看来,其前景绝对堪忧。